苏黎世的从前

苏黎世的从前 作词:薛之谦 作曲:薛之谦 一个人走在雪漫过膝盖 因特拉根的夜晚 背对着少女峰 手里是旧的皮箱 火车站台的文字写着机场的末班车 我不得不承认 那张是单程车票 我把那封信留在 苏黎世的从前 你打开铁柜发现我的思念开始蔓延 你坚持不哭的脸 我还是说了再见 在两枚铜板跌入深渊之前许下诺言 邮票上刻着列车敦士登你留的纪念 原来你刻许的愿 是要我在你身边 已经忘了卢塞恩中央那座是什么桥 你说再陪我走一段 怕雪盖了回家的路 火车站台的文字写着机场的末班车 我不得不承认 那张是单程车票 我把那封信留在 苏黎世的从前 你打开铁柜发现我的思念开始蔓延 你坚持不哭的脸 我还是说了再见 在两枚铜板跌入深渊之前许下诺言 邮票上刻着列车敦士登你留的纪念 原来你刻许的愿 是要我在你身边 我把那封信留在 苏黎世的从前 你打开铁柜发现我的思念开始蔓延 你坚持不哭的脸 我还是说了再见 我背着你走过了山最顶古堡的河界 当时你问我为何总是没有及时出现 护照已翻起旧边 我还是说著抱歉 我还是说著抱歉
十年前薛之谦出的专辑里有一首歌叫《苏黎世的从前》,第一次听就喜欢上了,然后我就跟自己说有朝一日一定要把歌词里写到的地方都走遍。那个时候我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段《苏黎世的从前》我用了十年才走完。到意大利读书之后,第一次有机会出境我就义无反顾地按照这首歌规划了行程,然而天意弄人,因为交通问题我错过了列支敦士登。后来几年又有过许多次擦肩而过,直到今年我才终于彻底实现了当初对自己的承诺。一场经年长约,总有天能够兑现,翻开相片,把来路再走一遍。

【一个人走在雪漫过膝盖 因特拉根的夜晚】
因特拉肯是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个小镇,Interlaken是湖之间的意思,得名于它的地理位置在图恩湖及布里恩茨湖两湖间,所以也叫湖间镇。大多数人来此都是为了歇脚和中转,从因特拉肯可以前往少女峰和勃朗峰等主要景区,不过小镇本身四季风景也很美。并不是为了对上歌词,但到达因特拉肯的确是在冬夜,九点多,天已经黑透,气温很低,镇子上的店铺全都关了门,路上几乎没有行人。那是第一次自己计划长途旅行,旅途伊始就发生了种种变故,兵荒马乱地玩了几个地方来到因特拉肯的时候已经狼狈不堪,好在旅店非常好找,老板娘热情体贴,房间布置得舒适窝心,这么多年以后想起来仍然觉得非常温暖。
 
【背对着少女峰 手里是旧的皮箱】
人对“第一”大概有一种无法抵抗的情结,我想无论以后再看多少座雪峰无论时隔多少年再回忆,少女峰依然会是我心里最美的那座。忘不了上山的火车里干净得闪亮亮的玻璃窗,忘不了因为错过转车在半山腰吹冷风,忘不了看到显示海拔3454米欧洲最高火车站指示牌的兴奋,忘不了在峰顶室外狠狠摔了一跤傻了吧唧爬起来继续嗨的开怀。冷风过境,冰封万里,那些积雪,像最长久的爱终年不化。
 
【我把那封信留在 苏黎世的从前】
苏黎世湖是整个苏黎世我最喜欢的地方,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抬头是云卷云舒,低眉是湖水明澈,湖畔天鹅追逐嬉戏、水鸟成群纷飞,树叶落尽的老树优美地舒展着枝桠,夕阳洒在湖面波光潋滟,好似把严冬都照出几分暖意。在苏黎世,哪怕哪里也不去,就在这湖边坐着,看看人来人往,逗逗天鹅水鸟,听听湖水拍岸,都是一种享受。
【邮票上刻着列支敦士登你留的纪念】
终于抵达列支敦士登的时候,距离第一次没能成行已经过去将近六年。路上心里默念了很多遍:Hi,列支敦士登!我终于来了。列支敦士登最出名的就是邮票,邮票博物馆里展出列支敦士登历史上发行的所有邮票版样。可以在这里买带有邮票的明信片邮寄,也可以买到各式各样的邮票作为收藏。无论买了什么都可以得到邮票博物馆纪念印章。另外也可以拿着护照到博物馆隔壁的游客服务中心给自己盖上一个列支敦士登的纪念戳。后来才知道,原来歌词里说的邮票上刻着列支敦士登你留的纪念是写实的。
【已经忘了卢塞恩中央那座是什么桥】
卢塞恩中央的那座桥叫卡贝尔桥,薛之谦也许真的忘了,但我想我永远也忘不掉它的名字。不仅仅因为在听到这首歌之后曾经寻找答案的执着,也因为这真的是一座非常美的桥。见过很多人在不同时候拍摄的木桥,春夏开满花的,夜幕降临灯火璀璨的,每一种模样都有别致的韵味。我去的时候大雪初霁,披上了雪衣的木桥除了古朴还有一种很圣洁的感觉。踏在桥上木板发出的吱呀声好像还在耳畔回响,纵然时光越拉越远,歌曲的旋律却悠扬如昔,哪怕护照已翻起旧边,这一段路也还能随着记忆再走一遍。

勿勿那年

匆匆那年我们
究竟说了几遍
再见之后再拖延
可惜谁有没有
爱过不是一场
七情上面的雄辩
匆匆那年我们
一时匆忙撂下
难以承受的诺言
只有等别人兑现
不怪那吻痕还
没积累成茧

拥抱着冬眠也没能
羽化再成仙
不怪这一段情
没空反复再排练
是岁月宽容恩赐
反悔的时间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远一起
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要不然凭何怀缅
匆匆那年我们
见过太少世面
只爱看同一张脸
那么莫名其妙
那么讨人欢喜
闹起来又太讨厌
相爱那年活该
匆匆因为我们
不懂顽固的诺言
只是分手的前言
不怪那天太冷
泪滴水成冰
春风也一样没
吹进凝固的照片

不怪每一个人
没能完整爱一遍
是岁月善意落下
残缺的悬念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远一起
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远一起
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走在冷风中

分手 从你口中说出十分冷漠
难过 沸腾心中然后熄灭的火

我以为留下来没有错 我以为努力过你会懂
怎么连落叶 都在嘲笑我 要假装坚强的走

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 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
孤单单这一刻 如何 确定你曾爱过我

停留在冬夜的冷风中 我不是也不想装脆弱
我没说不代表我不会痛

我以为你暂时走失了 我以为你累了会回头
怎么连复杂 的故事背后 都是我听朋友说

更多更详尽歌词 在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 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
孤单单这一刻 如何 确定你曾爱过我

停留在冬夜的冷风中 我不是也不想装脆弱
我没说不代表我不会痛

停留在冬夜的冷风中 我不是也不想装脆弱
只因为你说过 爱是 等待是细水长流

Je le sais continue c’est pas bon
A la fin tu restes pas longtemps
我没说不代表我不会痛

红色高跟鞋

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
拿什么跟你作比较才算特别
对你的感觉 强烈
却又不太了解 只凭直觉
你像窝在被子里的舒服
却又像风 捉摸不住
像手腕上散发的香水味
像爱不释手的 红色高跟鞋
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
拿什么跟你作比较才算特别
对你的感觉 强烈
却又不太了解 只凭直觉
你像窝在被子里的舒服
却又像风 捉摸不住
像手腕上散发的香水味
像爱不释手的 红色高跟鞋
你像窝在被子里的舒服
却又像风 捉摸不住
像手腕上散发的香水味
像爱不释手的
我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冲突
疯狂却怕没有退路
你能否让我停止这种追逐
就这么双 最后唯一的 红色高跟鞋
《红色高跟鞋》这首歌曲对都市男女爱情观的透彻解读,令人过耳难忘。身为音乐创作人、制作人以及演唱者的蔡健雅,把整首歌的音线弧度表现得相当得舒服自在,都市女性的独立自主,知性自信也在她慵懒温暖的声线中有了最鲜活的展示。
《红色高跟鞋》从歌词的“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冲突”能看出这是一首命题作文式的歌曲,而蔡健雅略带沙哑的独特嗓音,也唱出了女性对爱情的追逐,疯狂却没有退路,就像红色高跟鞋,性感而又热烈。

独家记忆

独家记忆歌词
独家记忆 – 陈小春

作词:易家扬
作曲:陶昌廷 编曲:Terry Chan
忘记分开后的第几天起
喜欢一个人看下大雨
没联络 孤单就象连锁反映
想要快乐都没力气
泪雨世界象场灾难电影
让现在的我可怜到底
对不起 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已经结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希望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 不管别人说得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 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我喜欢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 从我这个身体中拉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锁区
有关于你 绝口不提 没问题
泪雨世界象场灾难电影
让现在的我可怜到底
对不起 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已经结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希望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 不管别人说得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 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我喜欢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 从我这个身体中拉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锁区
有关于你 绝口不提 没关系
我希望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 不管别人说得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 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我喜欢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 从我这个身体中拉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锁区
有关于你 绝口不提 没限期

西湖

行船入三潭
嬉戏着湖水
微风它划不过轻舟
时而又相远
时而又相连
断桥何曾蹋过残雪

再也没有留恋的斜阳
再也没有倒映的月亮
再也没有醉人的暖风
转眼消散在云烟

单车过长堤
欢歌笑语
一路却错看了风景
望不到云河
也望不到天际
流星刹那已然掠过

再也没有留恋的斜阳
再也没有倒映的月亮
再也没有醉人的暖风
转眼消散在云烟

那一天那一夜
那一天
那一天那一夜
没有察觉竟已走远

那一天那一夜
那一天
那一天那一夜
没有察觉竟已走远

那一天那一夜
从我的故事里走远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妈妈坐在门前,哼着花儿与少年

虽已时隔多年,记得她泪水涟涟

那些幽暗的时光,那些坚持与慌张

在临别的门前,妈妈望着我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她坐在我对面,低头说珍重再见

虽已时隔多年,记得她泪水涟涟

那些欢笑的时光,那些誓言与梦想

在分手的街边,她紧抱住我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我独自渐行渐远,膝下多了个少年

少年一天天长大,有一天要离开家

看他背影的成长,看他坚持与回望

我知道有一天,我会笑着对他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 (10 years after Ver.)(未闻花名ED)

secret base~君がくれたもの~
Secret Base ~你给我的所有~(10年后版)》(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10 years after Ver.))
ZONE『secret base~君がくれたもの~』(日文歌詞/中文翻譯)
『secret base~君がくれたもの~』
歌:ZONE
翻唱版本:
【今日の5の2】佐藤龍太(小林優)/小泉千佳(下田麻美)/相原和美(MAKO)/淺野優希(明坂聰美)/日高惠(本多陽子)/平川夏美(阿澄佳奈)
【あの花】本間芽衣子(茅野愛衣)/安城鳴子(戶松遙)/鶴見知利子(早見沙織)
作詞:町田紀彦
作曲:町田紀彦
翻譯:Winterlan

君と夏の終わり 将来の夢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跟你一起度過夏日的盡頭 將來的夢想 不會忘記我們大大的夢想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堅信著 十年後的八月能再見

最高の思い出を…
最美好的回憶…

出会いは ふっとした 瞬間 帰り道の交差点で
突然相遇的瞬間 在回家的十字入口上

声をかけてくれたね 「一緒に帰ろう」
你對著我說「一起回去吧」

僕は 照れくさそうに カバンで顔を隠しながら
我害羞地用包包把臉遮住

本当は とても とても 嬉しかったよ
其實 在我的內心感到非常非常的開心

あぁ 花火が夜空 きれいに咲いて ちょっとセツナク
啊 煙火在夜空中漂亮地散放 有一點點悲傷

あぁ 風が時間とともに 流れる
啊 風與時間一起流逝

嬉しくって 楽しくって 冒険も いろいろしたね
很高興 很愉快 我們曾經一起四處去冒險

二人の 秘密の 基地の中
在兩人的秘密基地中

君と夏の終わり 将来の夢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跟你一起度過夏日的盡頭 將來的夢想 不會忘記我們大大的夢想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堅信著 十年後的八月能再見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 叫んでたこと 知ってたよ
我知道 你心中直到最後 仍喊著「謝謝」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う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忍住淚 以笑臉向我道別 是那麼地悲傷

最高の思い出を…
但也是最美好的回憶

あぁ 夏休みも あと少しで 終わっちゃうから
啊 因為暑假再過沒多久 就快要結束了

あぁ 太陽と月 仲良くして
啊 太陽和月亮 也變的要好了

悲しくって 寂しくって 喧嘩も いろいろしたね
很悲傷 很寂寞 我們曾經互相爭執 還有很多事情

二人の 秘密の 基地の中
在兩人的秘密基地中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 叫んでたこと 知ってたよ
我知道 你心中直到最後 仍喊著「謝謝」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う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忍住淚 以笑臉向我道別 是那麼地悲傷

最高の思い出を…
但也是最美好的回憶

突然の 転校で どうしようもなく
突然間轉校 讓我不知所措

手紙 書くよ 電話もするよ 忘れないでね 僕のことを
會寫信給你 也會打電話給你 請不要忘記我們的一切

いつまでも 二人の 基地の中
會一直留在 二人的基地中

君と夏の終わり ずっと話して 夕日を見てから星を眺め
與你在夏日的盡頭 不停的聊天 看著夕陽落下直到遠眺星星

君の頬を 流れた涙は ずっと忘れない
我永遠不會忘掉你臉上流下的淚水

君が最後まで 大きく手を振ってくれたこと きっと忘れない
我也永遠不會忘記 你直到最後 仍用力向我揮著手的身影

だから こうして 夢の中で ずっと永遠に…
所以 就這樣 在夢中 直到永遠

君と夏の終わり 将来の夢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跟你一起度過夏日的盡頭 將來的夢想 不會忘記我們大大的夢想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堅信著 十年後的八月能再見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 叫んでたこと 知ってたよ
我知道 你心中直到最後 仍喊著「謝謝」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う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忍住淚 以笑臉向我道別 是那麼地悲傷

最高の思い出を…
這是我們最美好的回憶…

最高の思い出を…
這是我們最美好的回憶…

完美坚持

眼看秋天金黄了寂静的山谷

而我还在春天里挥汗忙碌

等待和耕耘谁更辛苦

阵阵的秋风也开始急促

在漫长的守候里

忍耐就是最坚强

坚守最初的希望

是我唯一的疯狂

有时坚持就是一种无路可退

就像大地不能停止开放花蕊

春风吹不绿所有原野

我蠢动的心却从不停歇

在希望的田野上

总有春天的迷惘

阻挡双眼的迷雾

是心穿越的地方

在希望的田野上

总有春天的迷惘

阻挡双眼的迷雾

是心穿越的地方

在漫长的守候里

忍耐就是最坚强

坚守最初的希望

是我唯一的疯狂

在希望的田野上

总有春天的迷惘

阻挡双眼的迷雾

是心穿越的地方

La…

立秋 – 筠子

你坐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流过的光
你伸出双手摸着纸上写下的希望
你说花开了又落象是一扇窗
可是窗开了有关相爱的模样

你举着一枝花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
你想睡去在远方向一个美丽童话
那本书合了又开漂落下梦想
我们俩合了又分象一对船桨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你坐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流过的光
你伸出双手摸着纸上写下的希望
你说花开了又落象是一扇窗
可是窗开了有关相爱的模样

你举着一枝花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
你想睡去在远方向一个美丽童话
那本书合了又开漂落下梦想
我们俩合了又分象一对船桨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一个人生活

叶子在窗外轻轻摇动
人行道没有行人走过
镜子里的我很不像我
自从你离开了我变得很软弱
你的影子在每一个角落
好像是在提醒着我
少了你的陪伴我现在有多寂寞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
冰凉的夜里让眼泪温热我
感觉如果要走谁能说 NO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
爱情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

春分

谁听见海里面 四季怎样变迁
谁又能掀起那页诗篇
谁能唱 谁能让怀念停留在那一天永不改变
Hei Dar Hei Dar像是一根线

曳住风筝那头的童年
谁哭了 谁笑了 谁忽然回来了
谁让所有的钟表停了
让我唱 让我忘 让我在白发还没苍苍时流浪
Hei Dar Hei Dar我是一根线 串起一段一段的流年

来啊 来看那春天 她只有一次啊
而秋天是假的 生活多遥远啊
你不要 不要脱下冬的衣裳
你可知 春天如此短 她一去就不再来

谁哭了 谁笑了 谁忽然回来了
谁让所有的钟表停了
让我唱 让我忘 让我在白发还没苍苍时流浪
Hei Dar Hei Dar我是一根线 串起一段一段的流年

来啊 来看那春天 她只有一次啊
而秋天是假的 生活多遥远啊
你不要 不要脱下冬的衣裳
你可知 春天如此短 她一去就不再来

来啊 来看那春天 她只有一次啊
而秋天是假的 生活多遥远啊
你不要 不要脱下冬的衣裳
你可知 春天如此短 她一去就不再来

来啊 来看那春天 她只有一次啊
而秋天是假的 生活多遥远啊
你不要 不要脱下冬的衣裳
你可知 春天如此短 她一去就不再来
只有一次啊
而秋天是假的 生活多遥远啊
你不要 不要脱下冬的衣裳
你可知 春天如此短 她一去就不再来

风云诀

风往哪里吹 吹到海角天涯之巅
究竟为了谁 为谁在留恋
云往哪里飞 飞过千山万水之边
茫茫人海中 何处是停歇

刀光 剑影 人心
看似终点又回到起点
寻寻 觅觅 人间
在你怀里 我沉睡到永远

命运的手 推我向前
我随你而摇 随你而飞
爱恨纠结 难分难解
又何苦在缠绵

等待了你 誓言了我
既然要追寻 又何必后悔
天上一天 地下万年
终究是残念

心静如止水 恩怨情仇过往云烟
怎奈风一起 山河日月变

失去一切 却只有你一直在我身边
我赢回一切 却再也无法共婵娟

立秋 – 周子琰

你坐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流过的光
你伸出双手摸着纸上写下的希望
你说花开了又落象是一扇窗
可是窗开了有关相爱的模样

你举着一枝花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
你想睡去在远方向一个美丽童话
那本书合了又开漂落下梦想
我们俩合了又分象一对船桨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你坐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流过的光
你伸出双手摸着纸上写下的希望
你说花开了又落象是一扇窗
可是窗开了有关相爱的模样

你举着一枝花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
你想睡去在远方向一个美丽童话
那本书合了又开漂落下梦想
我们俩合了又分象一对船桨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